生活就像万花筒,转过黑白灰,也会有淡彩小意外与小惊喜,不经意间铺展于下一秒。


一如那刻。

蓝天白云,阳光沙滩,还有声声魂牵梦萦的海浪声,梦境般不真实,却又呼吸相闻触目可及。

原以为以我性情,再遇海之深邃,期限定然遥遥。不料时隔数月便再度邂逅,又恰逢在他乡异国,也算是机缘巧合了。

六天五晚的纯泰曼芭游行程,本无多大兴致,唯一日出海行,点亮了眼眸,又难得兄弟姐妹同行,遂促我踏上此番亲情之旅。

十一月初据说为泰国最冷季节。这一程,拉玛皇朝大皇宫的人潮,比当天的阳光汹涌得多,满头大汗追随团队中,我开始庆幸自己只是到此一游。富贵黄金屋则果然景如其名,富丽堂皇得有点不太真实,宛如傍晚时分的海市蜃景。泰国多寺庙,于并无宗教信仰的我而言,寺庙再著名,也只余“咔嚓”几张到此一游照的意义。而好几处跟团必到的购物点,更是人山人海连游客照亦免了。


至于人妖表演,大多被泰国旅游业设计成了游客佐餐,大概本意喻为“秀色可餐”罢,实则大部分游客对于这份下台硬送的“秀色”避之唯恐不及,一顿饭吃得是提心吊担。不置评这种活法或经营法,却着实也喜欢不起来。值得一提的是泰式古法按摩相对拿捏到位,泰妹技师热情好客笑容可掬,于彼此半懂不懂的中泰文友好互猜互学中,纾解了些许奔波的疲累与燥热。

想来跟团游,大抵也便如此吧,不是在紧赶慢赶的路途中,便是在长长的队列中。

倒是在等候集合无聊之际,打小自喻为猫的我,偶遇了俩泰藉“本家”,是为小插曲。其时,一个富贵猫在湄南河的游船上,闲闲晒太阳吹海风悠然自得;另一个流浪猫则落寞在人群外,裸露着大块被撕咬抓打的伤疤,接受偶尔的评头论足怜悯嫌弃。阳光下不为人知的痛,直直击中我,仿佛它们便是一对关于前世今生的传说,是否流浪猫所受的伤,也只为偿还前世的债?身之所处熙熙攘攘,所有驻足又自认善意,连独自舔伤都成了奢念,难怪我好意的驱赶,它竟也懒得搭理……骨子里的孤傲与周遭的喧哗格格不入,惹得人无端端地,便生出些懊恼与叹息来。


甚而愈加意兴阑珊起来,直到那一刻。

直到异国风情的椰子树从沿途的车窗掠过,我游离的心绪方始被浅浅撩起,恰似天际飘挂而下的一缕白云,绵绵柔柔地轻抚过心房,熨平莫名漾起的涟漪。直到我软底的凉鞋真真切切踩上沙滩,那一刻,我的心,才真正舒展开来,投入进这一段异国之旅。

年少时也喜冒险追刺激,如今更爱自在与舒缓。“上天入地”的游戏不再吸引我,只以同行者的“空中飞人”作背景,为自己与海之深蓝留影作记,于心已足矣。继而趁她们在“海底漫步”探险,旱鸭子的我换装甩鞋,赤足一遍遍走在柔软的金色细沙中,由海水漫过脚踝,任沙子在趾缝间嬉戏逗乐。头顶是御风而行的七彩飞伞,远处是风驰电掣的炫丽快艇,满目都是海的味道海的颜色,似腥香似微熏,似浅绿似深蓝,是我心中恋恋的惦念。汩汩不断,浸入心扉的舒坦,悉数印在了真正发自内心的微笑里。


有些喜欢,说不出理由,有些爱,也是莫名其妙,就像人与人之间的吸引。有些倾慕,更是与生俱来,一如我之于海,兜兜转转,念念不忘。

我是个毫无地理常识的人,偏又懒于百度,只愿极其偏执地以为,所有的海,一定都是相通的。是以无论我在哪儿与海倾诉痴傻缠绵,海都一定能听懂,理解,包容我所有难以言诉的委屈。是以但凡夏天遇见海,总是会情难自禁,孩童般扑入。听海风吹来远处海浪的声音,任海浪起起伏伏拍打浮沉,感受大海亦父亦兄般独有的大气宽厚与温存,然后闭上眼轻叹:不虚此行。

这一次也不不例外。


湿了长发湿了身,刺疼了眼晴咸着了唇舌,唯一例外的,是在海水中思考了一个类似外挂的问题:到底是海水含盐才咸成这般,还是掺上了太多人的眼泪,不然何来这满滩男女老少的欢声与笑语?

到点上岸,与一只狗狗在海滩上擦脚而过,回眸窃笑,心说:你知道猫除了前世今生还有来生么?猫的来生,一定就在海的彼岸。

狗狗似懂非懂,作一脸沉思状。

“生活总是让我们遍体鳞伤,但到后来,那些受伤的地方一定会变成我们最强壮的地方。”就让我以海明威的这一句,结束这一篇不像游记的文字吧。

爱太深,而时间太浅。许我以零乱的笔触,浅蘸淡墨,捻就杂绪几许,匆促成文。

许我轻剪一段时光,与岁月留影,与文字相拥,温暖未来的自己。

【文图/低眉原创 谢绝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