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10-27

( 1 )

岁月你别催,该来的我不推。

岁月你别催,走远的我不追。

这是李宗盛那首《给自己的歌》里唱到的词。


听着这歌,不觉沉思,一路走来,的确总被岁月催促着,转眼间人生已过大半。


蓦然回首,发现收获的同时也落下了星星点点的伤痛和错误,且木已成舟,覆水难收。


再看看李才子这词,"岁月你别催,该来的我不推",我疑惑,无论好与坏,这该来的他推得掉么?


你再听他唱,"岁月你别催,走远的我不追",这已然走远的人和事他追得回么?


想对李才子说,该来的终将会来,不是谁想推就能推。已然走远的终究会如黄鹤一去不复返,谁也甭想追。对李才子如此,对你我也如此。


各位别怪我,你可能会说:"人家老李不过就那么一唱,你较个什么劲啊?" 其实,我是真心希望该来的我能推,远去的我也能追,可"臣妾"做不到啊!


或许各位又得问:"你想推掉什么该来的?又想追回什么远去的呢?" 这一问还真把我难住了,人怕伤心,树怕剥皮嘛,要阐述这个问题,无疑得自揭伤疤。这世上,谁愿意将自己的伤痛示人?谁又愿意吃饱了撑得没事听别人的伤心往事?大家闲得无聊吗?

( 2 )

其实,许多见诸于文字的心灵感伤都似一阵轻风细雨,不痛不痒。真正内心深处的,令人痛彻心扉的狂风暴雨是多不愿示人的,除非阎王爷发微信要建新群了,或可在入此群前一吐为快,免得抱憾终生。


记得卢梭的自传《忏悔录》也写于晚年,他是法国启蒙思想家、哲学家、教育家、文学家。《忏悔录》记载了卢梭从出生到1766年被迫离开圣皮埃尔岛之间50多年的生活经历。


他历数了孩提时寄人篱下所受到的粗暴待遇,描写了他进入社会后所受到的虐待以及他耳闻目睹的种种黑暗和不平,愤怒地揭露社会的"弱肉强食"、"强权即公理"以及统治阶级的丑恶腐朽。该书名为"忏悔",实则"控诉"、"呐喊"并对被侮辱、被损害的"卑贱者" 倾注了深切的同情。


卢才子写《忏悔录》时不知是否也在想:"都怪这该死的岁月催的,若待世风好转,或心智更成熟时再入世,我或许就不会那么遍体鳞伤。"


从1766年,他已54岁的时候开始写作,1778年7月2日,突然中风逝世,直到他去世后的1782年才出版上卷,1789年出版下卷,并获得了"丑闻式"的成功。


此时,卢才子早已长眠,任凭世上雨打风吹去,他自全然无知,而这位才子最终敢于解剖自己的勇气和行为不也值得当今文人深思吗?


曾记得大学时看这本书颇不理解,想想一个人怎么会干出那么些荒唐的事,如今想来,这自传承载的是卢才子多么痛的领悟啊?


话说回来,人都是被岁月追赶着匆匆前行,哪有那么多时间和机会去思考和反省,待到幡然醒悟时却又悔之不及,经历的苦难和做过的错事莫不如此。


我现在正和卢梭写忏悔录时的年龄相仿,但我一没有卢才子之才,二也无他那勇气。虽说也有自己的苦难和荒唐,对过往之事最多也只能像个懦夫一样轻描淡写罢了。

( 3 )

少年不识愁滋味,爱上层楼。爱上层楼。为赋新词强说愁。

而今识尽愁滋味,欲说还休。欲说还休。却道天凉好个秋。


想起辛弃疾的这首词,简明扼要地道出了一个人从少不更事到人至黄昏后的心路历程。而我却略有不同,因为少年时我便已识愁滋味。


首先,这家庭成员间的磕磕碰碰打我记事起很长一段时间就未消停过,年少时最害怕的事莫过于此,也不知道是天性过于敏感,还是因为环境导致了敏感,谁说得清呢?


其次呢,是少年时物质的匮乏和生活的贫穷。犹记得因贫困受到他人的不屑,那眼神中透露的鄙视似能把我的自尊剥了个精光,可我那时还是个孩子。


待到我想停下来好好顺口气时已被岁月催促着成了一个带着些许心病的青年,宛如一只被小虫咬过而又踉跄着长大的青涩的苹果。


几十年的努力,很大程度上就是想改变贫穷的面貌,更换环境。如今尚能温饱,也早已自立,可心痛并不是好了伤疤就能忘的。不去细述,只能犹抱琵琶半遮面,点到为止了。


其实难堪的事还不止这些,不说也罢。谁也不怨,怨岁月吗?也许吧,若不被催促着长大,必过那年月那岁数的坎,或许就没有这么多刻骨铭心的痛。


卢梭的忏悔于他人或是一种警示,岁月带来的荒唐在他还活着时已无更正的机会了。而我呢?还有些许的余生可藉反省。若时光能倒流,我能有更好的选择吗?


成人后的生活历程虽然是有惊无险,做过的有益的事自不必说。弟子无数,三十年的风雨路,用青春和汗水浇灌着祖国的花朵们,也算是小有功德吧。


唯有因经验不足而偶尔造成他人的困惑是自己耿耿于怀放之不下的。待到我也想静思忏悔时又被岁月催成了一个已知天命的准老头。


或许等我行将朽木之际,也写一本书,若可出版,或可有点收入捐赠给慈善机构。当然,主要还是希望能以此提醒后辈少走弯路。


如果一切可以重来,岁月不催,让我亦行亦从容,人生会不会因摒弃了那些苦难辛酸和荒唐无知而变得更美呢?我得好好想想。

  图片网络 文字自编(卢梭资料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