岁月你别催

我正迈步向前追
岁月你别催
我只是感到确实有点累
让我歇一歇
先干完手中这一杯

岁月你别催
我只是想要拍拍身上的灰
擦干眼角那滴泪
迎着风
又会继续往前追

岁月你别催
我只是想摘下负重的头盔
铺开这张纸
沾上那香墨
点点轻盈画下身后的山水

岁月
你别催
让我心知何去又何归……

年复一年磨刀、试刀、耍刀,都只为一餐桌、一碗饭、几粒白米。

   日复一日磨墨、舞墨、泼墨,全都为一世界、一片天、一种生活。

  那晚,读龙城使君一文,有段很好的文字——


即使时间偷光了我的选择,我也要为之抗争:中年了,我的身材可以走形,但不可以丑态毕露;可以学一点世故圆滑,但不可以倚老卖老;可以平淡无为,但不可以粗鄙恶俗;可以看透人性,但一定要选择善良......


心有所触动,我便欣然留评了一段这样的话——

人之种种如今,都源起于过去耕种的片片心……曾经为善却也为恶,曾经求索不可得,却也终于明白了那些得不偿失的种种。

我们每个人,少年、青年又壮年,壮年中年又老年,都在用那光阴自酿着生活的老酒,又终将到岁月催人老、我自安然好之时,开封、自饮这坛陈醉……


 前两日,读了玲姐(何春玲)的一文,关于秋雨、关于人生的一些感慨……读后,我亦有所感怀于这人生之春秋世事,便也留评——


人对自然的视觉、内心感受,确实因年岁、风雨人生而不同。


这世界,春、夏、秋、冬有轮回,而我们的生活也如影随行般的有喜、怒、哀、乐。

碧水无忧,因风皱面。
青山不老,为雪白头。

岁月你别催
让我摘下这负重的头盔
铺开这张纸
沾上那香墨
点点轻盈画山水……

 在美友安妮的文章里,我们问候、聊谈起了我的一些家事,谈及了病痛与生命观、生活观……于是,我留了段近来心中真正感觉有所悟的话——


我们都应当好好学会努力看病、痛、老、死,才知、才惜生之意义,才会更能面对风雨人生,更能释怀于世俗事,感念那些被淡漠的幸福……


岁月催人老……

我们的亲人、至友,在他们生命近黄昏的时候,我们心怀悲伤与不舍,却也终于明白放下真的很重要,也终于知道了世间的那些好。


终于,我也懂得要好好去学着不怕岁月催我老,敬畏这上苍,安然、自在、浅浅淡淡的微笑……


岁月你别催

让我拍拍身上的灰
擦干眼角那滴泪
迎着风
又会继续往前追……

(王二草堂烹鱼汤,相诱与何帅……)

  大约半月前吧,我与美友何帅(金豆)在另一位美友“树枝”的图片摄影篇中,聊谈起了心中的那份惬意生活——


何帅说,“我带鱼饵! 再找一特会烹饪鱼的高人,然后……


租一叶扁舟只为日暮时分!
烫一壶老酒洗去晨露迎朝!
炸碟花生米湖边邀月慢饮!
寻一处柳阴午间翘脚假寐!
愿否?


我说,“烹湖鱼、烫老酒……


夕阳微波荡扁舟,

饮风醉柳得自由。



岁月

你别催

让我们歇一歇
干完手中这一壶、这一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