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想去西澳,这次机缘巧合飞到了这座远离大陆的孤独都市,欣赏了她的寂然之美……

 先从巴莱克街的地标说起吧,spanda雕塑源于梵语"宇宙初始的微动"的含义,这形状人们看后都说象"打蛋器",你觉得呢?

伊丽莎白港远眺一一该市的金融商业中心

黄昏的风中,鸥声凄凄、仿佛在问归巢何处……

黑云下,土著人设计的塑像如中世纪童话中的怪鸟

雨后倒影,一地金黄

不知它是散步还是流浪

暮色中的酒家別样美

乌云盖顶自奢华


另一视角的天鹅钟塔

面朝大海、情感流淌……

早起的清晨,滑沙去

受风向和地形条件影响,这些海边出现的风蚀沙地,其沙相当细腻

沙丘是纯自然状态,免费,没有服务设施

西澳散落在海边和荒原中的各个居民点一般只有几十人到几百人,在我们这只能叫自然村,但他们用town这个词

山捻熟了(果实比我们的大两倍)

赶往世界八大奇观之一一波浪岩途中

路过的景点一一河马张嘴

  平凡的路途悠悠延伸……两侧是看不尽的西澳风

波浪岩下

倾泻奔腾

排山倒海

势不可挡


 经过27亿年风吹日蚀、无数次地老天荒后,仿佛滔天巨浪高高掀起并在瞬间将时光凝固在半空一样的怪石,每年都吸引着无数世界各地的游客不远万里前来一睹真容并亲身体验大自然鬼斧神工的魅力。
禁不住再来一张特写

约克小镇,当年白人进入西澳建立的第一座内陆城

如今凋零的街道,再也看不到往日的喧嚣

由原始森林活化石组成的尖峰石阵座落在南邦国家公园

大树早己风化成石灰岩柱、但仍骄傲地雄起

三足鼎力,远古的对垒在延续……

一只鸸鹋 ,荒芜是它的家园

地表风化了一年又一年,蓝天厚土依然默默地守望

一条草带,一半金沙,一半银沙

海边,原生态

夕阳下生机盎然

疾风劲草、海鸥飞翔

眼前纯净自然、宁静惬意,即使静静地坐着也是一种幸福

淡淡的凝视远方,随着那飘泊的云渐渐的迷失在宽广辽寂、无欲无念的忘我之间

踏上归去来时路,感叹风光依旧在,流逝的只是你我和思绪……

(多重曝光)

又见雨中归虹,此刻不再猜测难懂的天穹,只想顺心随意,走到哪算哪……

夜色苍兰,累并快乐着……

 珀斯,一个五光十色的繁华都市,绵延广阔的美丽海滩,清新的空气,纯净的海水,古老的港口,还有那许许多多大自然刻下的鬼斧神工... ..这个离悉尼有4000公里之遥的城市,由于与全球任何一座知名大城市都不相邻,被称为“世界上最孤独的城市”。

 由于珀斯的“孤独”,从空中俯瞰她犹如茫茫大海上的一座航标。1961年,为了给美国宇航员导航,珀斯人全城彻夜亮灯,为空中的宇宙飞船作航标,故珀斯有“灯光城”之称。

  还有很多景点没去,真的需要多一点点时间来看懂她的美
  要离开了,带走的,不仅仅是镜头下的记忆,还有一份短暂的岁月静好
西澳之美,只有去过才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