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了餐饮业之后,我常常在想:这个日益更繁华的世界,人之种种生活的美好气息,总还是离不开那些看似市井、烟火味、原生味道的东西,那些真正贴近于质朴人性的情感交集……


我们都身处在江湖纷纷扰扰的世界,却常常在那心之幽境,以优雅的心境、情怀,想要在繁华、喧嚣的世界,体会到其中的生活充实之味……


或许,无论生活在哪里,用心做人、尽心做事,便更好的去寻得一份工作事业上的安然吧……

  有人说,酒是成年人的药也是成年人的糖

但我觉得,酒更像是成年人的自由出口……

 

以往,做工厂时,长年晚上加班到深夜,

于是,就会和BOSS二人对饮于办公室,更多时候更喜和同僚兄弟儿去路边排档,御掉那工作的盔甲,置身于嘈杂的市井,却更得清心。

点几份家常菜亦或小吃、烤串,喝点啤酒烧酒或二锅头,廉价却爽口、入心……

有的兄弟特别能说,天文地理都能聊上一番,

有的兄弟特别不能说,却总会与你举杯又举杯。

每次喝酒的时刻,都是我们片刻的惬意与洒脱,没有桌底厚黑与博奕,没有陈词大道理……

仅仅,只是诉说、唠叨与倾听。


有次,我们正高兴时……

旁边桌一伙计拉过来一把凳子

略带羞涩地说:

“一个人喝酒吃菜挺闷的,能让我也来搭个桌不?”

于是,那晚大家都喝高兴了……

在烧烤烟气和啤酒、烈酒的余香中,人与人之间真的并不陌生了……


真好!真好!

  不学无术之时休学,屁颠屁颠走上江湖路,也偿千般之辛苦,才得那小小方寸之草堂安身而落脚。三十又好几之年,做了父亲当了爹,心中居然还残存着一点笑傲江湖梦。

于是,做了个酒肆掌柜……

却不知,骨子里何来那许多书生气,终究不是个真正江湖人,江湖套路深,功夫差几分,还需用心再修炼几分……

于是,在江湖里浪荡久了,书生不像书生,江湖人不像江湖人。


想一想……

那就奋力做个自在人吧!

餐,

饮,

修,炼……

修炼!

  江湖之鱼

庄子在《大宗师》里写的第三条鱼,叫做鲋,是车辙的小鱼。

一块池塘干了,两条小鱼暴露在陆地上。

两条小鱼互相吐沫,互相湿润,勉强维生。

庄子却说,与其这样互相熬着,不如放生彼此,去大江大河里过自己的新生。

天命无常,人如风絮。

不知道哪一天你的水就干涸了,和你相伴的人总有一天会离场。

人与人都是相伴而行的旅者,只有自己才能走完全程。

要成为自己生命的主人,不要成为别人的附庸。


杜甫曾经和李白结伴而行,策马江湖。

杜甫羡慕李白的洒脱和潇洒,崇拜他的天赋与才华。

可惜我心向山,君心向水,他们终究挥手而别。

杜甫成不了李白,可那又如何?

写不出“人生得意须尽欢,莫使金樽空对月。”

那就“写国破山河在,城春草木深。”

在庄子的智慧中,人生的第三个境界是:找到自我。

寻找自我的路上,或许会显得孤独。

蒋勋说过,孤独是生命圆满的开始,不能与自己相处,就不会懂得和别人相处。拥有自我的人,才会久处不厌。

我们结伴而行走过江湖,但总还是要一个人去看天空和海洋。


故——

庄子说:“鱼相忘于江湖,人相忘于道术。”

饮酒……

有人可相互托付,可相互扶持,可相拥,可相诉,乃至可纵情地哭,那便是真正的“君子之交醇于酒”了……

你,我

可否?可否?

夏夜细雨无声夜幕,

漫过天空醉过心头……

凝望阁楼酒肆三尺间,

人生梦境缝隙里游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