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醒:麦子信箱每期的标题仅为本期回信内容的代表,不是下期麦子信箱的主题,给麦子写信,只要是任何你想说的都可以,主题不受限。

这是麦子信箱第10


什么是麦子信箱?
麦子信箱是大发破解方法美文栏目互动专栏,重拾书信时代的美好,写封信吧!这封信不只是写给麦子,更是通过麦子信箱让更多美友一起看到。

如何给麦子写信?用大发破解方法写好你的信件内容发布为公开,标题中带有"麦子信箱"四字,即默认为参加麦子信箱互动。如希望匿名,可在信件中注明。每周二-周三,麦子都会选取几封特别的信回复,并和大家一起分享。

①麦子,和你分享我的66岁说老不老的生活

麦子你好!有些心里话总是想和人分享,老话讲66不死掉块肉,没到这年龄总是不信,但到了跟前真是磕磕绊绊过的不顺,从早起到晚上,忙忙碌碌就过了一天;不起眼就过了一个礼拜;从年初到年尾,奔奔波波就是一年。回头看看这一年的阳光和风雨,这一年的日子过的真的有体会。


66岁不好过,就积极向上,别让自己的心衰老下去,要动起来。冬天有冬天的玩法,去看看冰灯、泡泡温泉。经常去KTV吼歌。


66岁真的不好过,在以后变老的日子里还是希望活的轻松老的漂亮,但我不会迷茫未来,因为日子肯定会更好,不执着过去,过去的日子已经一去不复返,真的是光阴似箭,岁月如梭,一转眼,这66岁就过去了,活着更要珍惜时光,不能丢了白天的太阳,又失去夜晚的月亮,愿一年所有的努力,都为今后如何活着,打个好的基础。

来自化学老爷爷的信《个说老不老的66岁》

麦子回信


化学老爷爷:


您好,很高兴看到您和我分享你这两年的生活。

66岁这精彩和充实的一年,不瞒您说,我打心眼里有些羡慕呢~


这一年您看着女儿出嫁,您和战友一起庆生,看着老伴学有所成,还和朋友去了很多地方。


纵使这么精彩,您还是说出了您最想说的那句话“66岁不好过”,我想这句话应该说出了很多同龄人的困惑:如何面对渐渐老去的自己?我觉得生活层面上,您的信里写得很好了,重视健康,合理安排自己的时间,充实退休生活等等。


至于心理层面的困惑,麦子想说:终其一生,都是在寻找如何和自己愉快相处的解法。每个年纪,都有要打的怪兽,它也许是空虚,也许是无聊,也许是疲惫,也许是义不容辞的责任。

比如我目前这个年龄阶段,就得平衡工作和生活,物质和欲望之间的关系。


我们得接受不同阶段的自己,并且尽可能地摆脱年龄对我们的束缚,如果不受限于时间,不受累于年龄,从终极意义是上说我们已经获得自由。


最后祝您退休生活继续精彩快乐!


—麦子

②法院判我离婚了,我连家门都进不去了


2018年12月6日,县法院早上十点给我打电话让我去县法院领民事调解书,我从法院下午三点左右领到法院民事调解书,原告三点让人打电话催我搬东西,我说等我上来了就搬,因有事回家晚了些,当我回来看到,我的所有东西都扔在门前了,门上的锁子再不是原来哪把锁,已换成了新的。


我明白了,她今夜,我十年和她共同修建的家不让我进门了,看你在这寒冷的冬天夜晚,看你的家在哪儿,我今夜流泪了,我奋斗了十年我和她共同修建的家,就这样被人残忍绝情赶出了门,在这寒风瑟瑟发抖的夜晚,我今夜温暖的家在哪里!我望着门上冰冷无情的铁石心肠的锁子,和我脚下面我的生活用品东西,在这2018年12月6日寒冷冬天的夜晚,今夜晚我的家在那里,我流下了十年伤心的泪水,我和她十年夫妻,在这寒风瑟瑟发抖的今夜,我不在家,把我东西她让人仍在了门前的水泥路上,今夜寒风无情…

来自剑★嵋!冰霜 的信《失乐园》

麦子回信


剑★嵋!冰霜 :


你好,希望你最近状态有所好转了。此刻我可能无法轻描淡写地对你说:离婚是件小事。


我相信你可以为自己再次打造新的家园和生活。离婚,不是小事,但在寒冷的冬天重新燃起生活的小火苗是件大事。我总觉得普通人最伟大的地方在于认清生活的真相之后,仍保有对生活的信念。


当然,这句话是罗曼·罗兰说的。希望你在这个冬天能看到温暖的微光,会越来越好的,请给自己点时间。


—麦子

③怀念曾经的好友楚楚


我真是后悔参加同学聚会,每次都像听判官生死簿点名,平添一种莫名的失落和悲凉。


上一次是听阿芳死了,死的窝囊憋屈。


这次是听楚楚死了,花季少女命如草芥,就这么不明不白的夭折了,冤无头,债无主,死的无辜,死的可怜。是人的命太贱,还是没有天理?

这酒还能喝吗?我的心情糟透了,端起酒杯在空中画了个弧,把酒洒在地上。陶叶子一愣,到底是老同学,与我心有灵犀,也端起酒杯,把酒慢慢洒在地上……


麦子你在听吗?我们这代人是听着解放军的枪炮声出生的,虽然长在红旗下,但经历了太多太多的坎坷。主宰不了自己的学业、事业、爱情、甚至生命,能活到现在的人跌跌撞撞,沉沉浮浮,都有故事。


可爱的小麦子:我还是那句话,你还年轻,读不懂我们这代人的沧桑。但愿你永远不懂,愿你的生活永远阳光灿烂,浪漫快乐,鸟语花香。

来自大青衣的信《楚楚》

麦子回信


大青衣:


你好,阿芳的故事我还记得的,那是麦子信箱第一期的分享。


我特别喜欢读你写的人情世故,有一种在大时代里默默为故人写序的温情。甚至也勾起了我很多记忆,记忆里那些当年的同学怎么就忽然从我生命中消失了,人和人,很多时候短暂相遇,有过交集,然后又匆匆分别,那时年轻,年轻到觉得未来太遥远,谁也没想过重逢这么简单的事。


我昨天还特地翻看了几年前的日记,里面有好友写给我的信,看完之后我在深夜给她发去感谢和感慨,庆幸甚至嫉妒当年的自己曾拥有那么宝贵的友情。


参加同学会,听些闲言碎语也许也是友情的一部分,我们不歌颂生活本身,我们歌颂那些曾在我们生命里留下过美好片刻的人们。我相信阿芳和楚楚,在天堂知道你也曾想起她们,也会很欣慰吧。


我们这代人没有沧桑和伤痕,确实是一种幸运。可是,却有沉重的房价。总之只要你热火朝天投入到生活中去,你会发现,幸福和不安,变动和安宁都是并存的,无一幸免。


哈哈,不过我还是要收下你的祝福,但愿我们的生活充满鸟语花香,谢谢!


—麦子

麦子编后语:

麦子信箱重新开张,给麦子写信者寥寥,在这里想说,大家喜欢这个栏目的话多多分享就可以啦,如果你有想要倾诉的时刻,欢迎给麦子写信。写信和回信,在现在显得有点笨拙的不合时宜。可是其实我们不必追求那么快的。笨拙一点慢下来,给记忆留个备份。

-重拾书信时代的美好,请给麦子信箱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