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有岁月可回首,谁人青春不芳华

李猛


芳华如梦,青春如歌,生命如花

虽短似流星

却也灿如花火

青春是一首美丽的诗

一首动听的歌

总是在飞扬中舞动旋律

在激昂中吐露芳华

一部电影《芳华》

一首歌曲《绒花》

将我们拉回青春岁月

去追忆那不再的芳华

《芳华》电影剧照

世上有朵美丽的花

那是青春吐芳华

铮铮硬骨绽花开

粒粒鲜血染红它

《芳华》电影剧照

~~~~~~~~~~~~~~~


一、我的芳华

  1982年10月,我高中毕业,正值十八青春年华,参军来到部队,服役于广州军区工兵十三团后勤处修理连二排六班。担任电工,主要从事是野战机械装备汽车等电路维修,野战移动发电装备管理使用等工作。

1982年10月新兵入伍

在湖南衡山县受训

衡山欧阳海纪念园合影

后排左起杨祖鹏、阿龙、龚德仁

前排田军、李猛

~~~~~~~~~~~~~~~


  1979年,中越交恶,越军向我恣意挑衅。我军对越进行自卫反击战,并横扫越军。摧毁其大量军事、政治、经济设施,又缴获了大量武器装备。


出境作战撤退后,我军又展开了1981年广西法卡山拔点作战。1984年4月28日,又打响了攻打云南麻栗坡老山、者阴山战役。

《芳华》电影剧照

《芳华》电影剧照

  1984年,我工兵十三团奉命进驻广西龙州边境前线,配合陆军133边防师等兄弟部队。对中越边界靠茅山主峰,及附属之越军实施攻击,呼应配合云南战局,对越军进行东西双线打击和钳制。

  工兵十三团是1979年对越自卫反击战的过境参战部队。是一支立有战功的光荣的机械化工兵部队。连排长以上的干部,大多是经过战火洗礼,立功受奖,在战后提拔的老兵。

修理连一排一班战友

前排左起:谢顺舟、黄瑞耿、马林华

吴概松、马建武、刘仁浩

后排:聂金光、李玉珍、蔡芬传

张勇、贺凤成

  我修理连,1984年初,随工兵十三团进驻广西前线。先驻扎广西龙州县下冻镇峒埠村五指山下,后移驻春秀水库。距靠茅山前沿阵地约1公里。

  高德地图。1984年,工兵十三团修理连,驻扎营地所处边境位置。广西龙州县下冻镇峒埠村春秀水库。

  春秀水库。1984年我修理连驻扎营地。帐蓬后是战士们自己挖筑的猫耳洞。一遇炮袭可迅速入洞隐避。连队取消列队开饭规定,但必须着钢盔,以防越军突如其来的炮袭。

  我修理连开赴前线的主要任务,是为攻打靠茅山的作战友军,对其战斗、修筑、开路、运输等野战机械装备,提供后勤保障和维修服务。

  靠茅山,或称靠梅岭,主峰海拔823米,军事上称823高地,是位于中越边界上的制高点。对越可封锁其凉山至高平的要道,4号公路。对中可俯瞰龙州地区十几平方公里。是重要的战略骑线点,故为两家必争之地。现为越军占领。

《芳华》电影剧照

  1982年春节后,我军调集大量部队,对靠茅山拔点作战展开针对性训练。1983年底,军委对攻占靠茅山有了安排部署。一场由军委指挥的浴血恶战即将开始。


由于计划改变,原定以步兵血肉之躯,换取阵地的攻击战,转变成了炮兵和侦察兵,肆虐对手的游戏战。


最后,我军以绝对炮兵优势,用压倒性炮群攻击,摧毁敌阵而结束东线战事。

《芳华》电影剧照

  就这样,满怀期待和热血来到前线,指望冲锋陷阵,斩将杀敌,而立功受奖的英雄梦,便因为自卫反击炮击作战的远程打击而结束。


没有壮怀激烈的悲壮故事,没有可歌可泣的英雄事迹,没有枪林弹雨的冲锋陷阵,也没有刺刀见红的血肉搏杀。


只有残酷战争的亲历体验,只有你死我活的紧张对峙,只有在前沿阵地的猫耳洞中,听着炮弹在头顶往来呼啸。只有在白天抢修晚上站岗中,过着紧张兴奋的艰苦生活。


只有平凡的汗水与平淡的忙碌,只有默默无闻的赤诚奉献和波澜不惊的军旅生涯。还有战友们欢乐的开怀,以及亲人忧心的牵挂。

《芳华》电影剧照

  遥望当年,五指山下。青春年少,意气风发。英姿飒爽,神釆飞扬。热血满腔,报效国家。誓为祖国洒热血,愿为人民保边疆。憧憬着用无悔青春谱写绚丽篇章,以人生美好吐芳华。

《芳华》电影剧照

~~~~~~~~~~~~~


二、开拔前线


  1984年初,我修理连在连长符国安,指导员林细德率领下。奉命由湖南耒阳驻地,经南宁到崇左,随大部队一路乘闷罐车南下。然后由崇左转乘汽车经龙州前往边界前线。

战友夏修千、马林华、张仁佳

黄荣德、刘仁浩、唐召来

  沿途军车往来穿梭,部队调动频繁,随处可见忙碌的军人,处处呈现紧张备战的景象。


随着向边界深入进发,一座座烈士陵园,在公路两旁不断出现,如死神在四周窥探,让人感到压抑的战争硝烟如雾笼罩。


到达下冻镇后,便进入了战区。


一个个军事检查站,认真拦截检查过往车辆。一座座炮兵阵地,趾高气扬地怒指敌方。战争的火药味更加浓郁,让压抑的气氛变得更加紧张肃杀。

  到达峒埠五指山前线营地,已是傍晚时分。进入指定位置,连排干部指挥大家清场地,划区域,卸装备,搭帐篷,安排岗哨,生火做饭。一切忙而不乱,一切有条不紊。

  吃过晚饭,天早已黑。简单洗漱后,便钻进帐蓬匆匆入睡。连续几天的舟车劳顿,早已疲惫不堪,倒头便进入梦乡。

战友刘仁浩

1984年广西五指山前线执勤中

~~~~~~~~~~~~~~~


三,夜半岗哨


半夜里,有人在梦中将我推醒。睡眼朦胧在黑暗中看不清是谁。听声音却知道,是班长卢才清在叫我起床。


"换岗了。"卢班长对我轻声叫唤。


我连忙翻身下床,揉揉惺忪睡眼,穿好衣服,接过枪,走出营帐。


时间是凌晨两点过六分。

  在依稀的星辰下,四周环境只能看到模糊的轮廓。


我部营帐在山脚依山而建,一排在右,二排在左,连部居中,呈品字相互拱卫守望。


前方开阔农田外面,五指山与我营地隔田相望。右边一条乡村简易公路,将我部与比邻的峒埠村分割开,相距约数百米。左边是一条小道,绕山蜿蜒,黑黑的不知通向何方。

  验过枪。扫描一下四周的情况。


前方几百米宽开阔农田,现在还未种上庄稼,能见度高。所有情况一目了然,远远观察瞭望便好。绕山脚一条小道,贯穿营地,两端地形复杂,需要警戒守卫。我二排居左,这左边自然是我的防卫岗哨位置。


简单地判断了形势,便提枪沿左边的小道走去。

战友刘仁浩、李猛

1984年广西五指山前线

  弯弯曲曲的小道向黑暗中延伸。一侧是光秃而平坦的农田,一侧却是峥嵘怪石与杂乱灌木丛,在黑暗中随风摇曳,如张牙舞爪的怪兽。


离营地二十米外处,一块大大的岩石突兀路旁。站在上面,可瞭望左侧大片的空地。同时,也可封锁前方的道路。是理想的哨位。


但我可不想也不敢在上面站岗。


久闻越军特工队厉害,棘手摧花,心狠手辣,且武艺高强,实战经验非常丰富,绝不亚于我军侦察兵。


最理想的位置,往往也是最危险的地方。站在上面就是别人抓舌头的活靶,罈中的王八。


我可不想用自己的梦想,成就别人的笑话。


四处扫扫,发现大岩石对面六七米处的灌丛中,有一个小土堆,视野好,位置也高。背靠山崖,无后顾之忧。同时也能监控脚下小道,及左侧大片空地。


行了,就这里。

战友刘永强

在五指山前线野战射击训练中

  我拨开灌丛荆棘,藏于土堆后,紧握手中的枪,默默地注视着四周的情况。


初来乍到,人地两生,又是战时,心里还是非常紧张。加上四周漆黑怪异,很是吓人。但这还不是主要问题,神出鬼没的越南特工才是我的最怕。


一路上,老班长王春初,可没少给我讲79年越战的战斗故事。并对越军特工推崇备至,说得玄而又神。生怕一不小心,被那个不长眼的家伙顺手掳去,那才是出师未捷先冤死啊。


当下努力克制内心的恐惧,睁圆双目。眼观四路,耳听八方,认真监视着周围的风吹草动。

李猛在前线进行擒敌训练

  长时间的思想高度紧张,让精力严重透支。不知不觉中,居然进入了半梦半醒的状态。


突然的几声异响,把自己吓了一跳。


猛然间清醒过来,发现一个灯光顺着小道,朝自己走来。

"有情况!"


我立刻握紧手中的枪,进入战斗状态。


"不对,这灯光怎么是从营区方向走来?"


看着灯光渐渐走近,这才发现是一个人打着手电筒,一摇一摆冲这边走来。

  我努力压制呯呯的心跳,极力保持呼吸的平稳。用渗汗的手握紧枪身,保持伏在土堆的身姿不动,默默地紧张地注视着对方。


只见来人走到大岩石处,用手电筒灯光四处照射,像在寻找什么。


我看看对方只有一个人,虽然鬼鬼祟崇,却也觉得并不是很可怕。一下子热血冲头,也不知那来的勇气。猛地站起来,冲他一声大喝:


"什么人,口令!"


静夜中,我的一声大吼,尤如一道霹雳。把对方吓了一大跳。他朝我吼来的方向,结结巴巴地回复:"恒,恒,恒好。"


我听他那不粤不越,且吐词含糊的回答。很像战前应急培训中,所学的越南鸟语。立马判定,是敌非友。很可能就是一名越军特工。

战友唐召来、张仁佳

在前线野战战术训练中

  于是,我哗啦一下。熟练地拉开枪栓,将子弹压上膛去。锁定对方。我管你越军特工如何牛逼,老子先一枪嘣了你!


"不许动!"


听到我的枪栓拉动声,他慌了。


"别,别,我是黄观胜,黄观胜,黄河,黄河。"


嗯?黄观胜?这不是我们副连长吗?口令是我长江他黄河,也对呀?


"口令!你是谁?!"我生怕听错,又大声重复一遍。

  "黄河!我是黄观胜。"


听他那带有粤腔的普通话,的确是我十分熟悉的副连长声音。


哦,误会了,误会了。


"长江!"我回复口令,立刻关上枪机保险,从土堆后走了下来。


黄观胜用手电筒照照我,立即没好气地训斥起来。


"你这小子,那么大声音干什么。人吓人不怕吓死人呀。"


我不好意思地讪讪说:"对不起,黄连长,头一天上岗,心里有点虚。"

战友郭新逢

在五指山前线执勤中

  "你一个军人,还怕鬼呀!"黄副连长声音柔了下来,但语气还很严肃。


"鬼倒不怕,只是越军特工队厉害。"


"嚇"黄副连长笑了,说:"你当越军特工是神呀?这方圆几十里,哪个角落不是我们友军部队,他们要敢来才好呢,老子掐死他!"

听他这么轻描淡写,我也轻松不少。


黄副连长语气关怀地说:"我就知道你们这些初上战场的兵,心里害怕,神经紧张,特意出来查下岗。没事,多熟悉几天就好了。我们当初也一样,也害怕,习惯就好了。别多想,也别紧张,放轻松点,没什么好怕的!都是军人,谁怕谁呀!"

  我顿时如搬去心中的重石,身心轻快许多。


黄副连长又说:"不过,警惕性可不能丢哦,要认真站好岗!"


"是!连长。"我立刻立正敬礼回答。


 "吊样!"黄副连长笑骂道。见我神色轻松下来,又严肃地嘱咐一句,"记得子弹退膛。"


之后,黄副连长又用手电筒四处照了照,看看没什么情况。这才一摇一摆回去了。

  等黄副连长走后,我又猫回藏身的土堆后。


"叭哒"一声,脚下踩到一根棍子,在朦胧的夜色下泛着淡淡的白光。我顺手捡起来看了看,是一根长长粗粗的骨头,便随手扔掉。

什么?骨头,长长粗粗的骨头?莫不是?


突然间,我似乎联想到了什么。


我低下头,朝脚下土堆的一个破洞中望去。淡光下,一个毛骨悚然的骷髅头,正在和我对视,似乎还带着淡淡的邪笑。


"妈呀,我居然一直是趴在坟堆上!"


全身的汗毛立刻"嗖"的全部竖起。


身体也立刻像弹簧一样,瞬间向外面小道箭去。

~~~~~~~~~~~~~~~

——摘自《在广西前线战斗生活的那些日子》

作者 李猛

1984年春秀水库

战友张勇、姚敦明、李猛

战友李猛、陈国青

后排耒阳湘运汽修厂学习时期

师兄弟阿张、阿杜

前排战友李猛、汤坚列

战友刘仁浩、陈国青、李猛

《芳华》电影剧照

《芳华》电影剧照

~~~~~~~~~~~~~~


四、战友兄弟


  韶华飞逝,时光不再。转眼间,三十几年过去,我们也渐渐老去。

青春虽已逝,芳华却永存。

战友是我们人生路上寻找的兄弟。战友已成为我们人生路上,相互依存守望的亲人。

2013年广西南宁战友聚会

左起战友刘仁浩、曾庆明、夏修千、李猛

2013年广西防城

战友张勇、李猛

2013年清明.广西

祭奠牺牲战友

左起:许定华家军嫂、刘仁浩、汤孝荣

修理连战友们

重回广西五指山前线阵地

寻找当年的记忆

修理连二排六班部分战友

李猛、符国安(连长)、周兴仕、刘永强

2017年湖南耒阳

重返修理连营地

刘仁浩、黄新华、单基仁(副连长)

丁尚文(指导员)、谢顺舟

2017年广西南宁战友聚会

左起战友周兴仕、李猛、张勇

2017年广西凭祥友谊关

曾和军、刘仁浩、张树生

夏修千、谢顺舟、张仁佳

~~~~~~~~~~~~~~~


五、珍爱和平

《芳华》电影剧照

  电影《芳华》中的刘峰与何小萍,找到了属于自己的幸福。我也拥有了自己温馨快乐的幸福家庭。

2014年凤凰县竹丝桥古城

李猛与妻子张玲

儿子李张俊雄

《芳华》电影剧照

~~~~~~~~~~~~~~


  在部队那些激情燃烧的岁月,从战斗中历练成长,在炮声呼啸中度过青春时光。以人生美好,奉献党国。用无悔青春,吐露芳华。


人生纵然千回百转,心依然,梦依然。

不忘初心,踏实做人。

笑对生活,保持善良。

2016年怀化市黄岩

硝烟战火已远去,

岁月激情渐阑珊。

起落得失少在意,

人间有味是清欢。

2018年3月怀化

   总有岁月可回首,

且以深情度芳华。

愿年轻人珍惜美好时光,让自己的青春,活出别样的精彩,绽放别样的芳华。


  声明:《芳华》电影剧照均来自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