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到中年在社会这个大熔炉中没有百炼成钢,似成了切不动、煮不熟、嚼不烂的哈拉皮带板筋滚刀肉,在油腻的路上义无反顾大步前行。“生死中年两不堪,生非容易死非甘”这是个尴尬的年纪,七岁八岁讨人嫌一样,只不过比他们还少了天真童趣可爱,不招人待见。父母年高体衰心里有你只是力不从心,爱人是有力无心,孩子现阶段是无心无力,想想还是自己疼惜自己吧。我们有太多的约束、太多的人在江湖身不由已,说了不得不说的真话假话,做了不少违心的事。从现在起在自己力所能及的情况下尽量爱惜自己,喜欢做什么就去做,爱谁谁吧。


想明白了就对自己爱惜起来,喜欢做什么就去做。闲时看书,不是为了格物致知、经世致用,只为自己高兴,没有目的性就是喜欢。随着年纪的增长,读书的兴趣也有了变化。以前喜欢看小说,爱看里面的故事情节,那份热闹。散文是看不下去的,但是买过不少只为是经典,放在书橱里装样子的,虽没看放在家里心里是踏实的,至少咱有。现在改了品味,爱上古代的小品、民国的散文,可能与阅历有关,以前看不懂的,现在能看明白了。

健身也没有目的,只是为了打发时间。和上学时一样喜欢前排的位置,只为看得清楚些。虽然教练极认真负责,但我的动作照葫芦画瓢都不到,荒腔走板得一塌糊涂。好在教练是无为而治,不在动作在修心,很合我的心意,我最喜欢的动作是婴儿式。


我并不把食物营养表对照着吃饭,“所食非所好,所好非所食”,饮食之事则太苦了。计算着蛋白质、卡路里觉得很美好幸福的一件事弄得索然无味,一点意思也没有。胖是富态、瘦是苗条只要健康都没毛病。以前很喜欢一个主持人后来听说她是数着米粒吃饭觉得很是不舒服,现在不看她的节目了。我不通医我总认为想吃什么肯定是身体需要什么,有一回我路过小饭店,说是健身后吃东西不好,才出锅的小龙虾引得我口水都要流下来了,我买了二斤,剥光吃完心满意足。还有一回突发奇想跑到东关口买了半斤乔家猪头肉,和唱爸就着半瓶红酒,中外结合混搭着口味不错,一天过得很完美。

平时写些文字自娱,“相伴终身,以扫千军则不足,以除万虑则有余”。也只是爱好,写完朋友圈一发,喜欢的就看,不喜欢的也不算打扰。心里有了想写就写,不想写也不免强自己。一个朋友开了书单给我,说我写的东西不是不好只是没有家国情怀,我心胸格局要开阔,他说我写的他从来不看。我情知他说得对。但不能强求我在城郊闸管所东侧500米,遇到阴雨天报都不及时送达的地方,能有这么大的格局,如果不是有万能的网络,我这可是消息都闭塞,不在其位不谋其政,我也没野心和追求。我只是个作者还是最业余的那种,喜欢文字而已,文学两字都不敢谈。

我现也不想学什么新的东西了,还是那位朋友,知道我不会开车,平时不是走路就是公交要么就是打的,他恨铁不成钢地说,现在开车和吃饭一样每个人都要会的。他这话也奇,我生下来就会吃饭,也不要学,可没听说谁生来就带驾驶证会开车的。他说你又不是娇小姐更不是富婆,还不学开车,多浪费啊。我不想为难自己,生活中为难的地方太多,不想再强加给自己些许为难,为自己也是为了别人考虑。学自行车都能跌坏两条裤子的人,学开车我不敢想象。


现在做个没有追求的人挺好的,因为对自己没有要求,对别人就更没有要求了,天天都傻乎乎地开开心心顶着一脑袋浆糊怀着一腔愚勇一路油腻下去,也不想控油去腻了,油就油吧,油得挺好的。